2 1

信息动态

那碗兰州牛肉面!

357次浏览 发布时间:2020-12-18

自去年七月离开兰州,至今已15个月。我也总算亲身感受了,什么叫唯有离开故乡,才有故乡的荒唐与无奈。对于兰州的怀念,最为直接的莫过于那碗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牛肉面。

兰州牛肉面扬名四海,在异乡多以兰州拉面命名,挂在散落于街街角角的小店门楣。店里老板多戴着白帽且多是回族兄弟。大学期间,我在衡阳待了四年,进过的兰州拉面馆不下十家,兰州炒拉面,兰州炒饭,菜单一整页都被加上了兰州两字,而我却始终吃不到属于兰州的味道。

兰州牛肉面讲究“一清、二白、三黄、四绿、五红”,我依稀记得小时候走在街上,我的爷爷操着一口兰州话,颇为得意的和我说,“这一清啊,指的是汤清如水,二白则是白萝卜片纤细白透,三黄是说面条筋道淡黄,四绿是葱扣蒜苗新鲜青绿,五红则是盖满了碗口的辣椒油,红的心颤,红的诱人。”

可说实话,在兰州时,这玩意儿我几乎天天吃。味道有多好呢?清汤寡水,就那一丝咸味。牛肉面里的牛肉就立方厘米大小,刚到嘴里,还没嚼出味儿,就进了肚子。那时我上高中,天没亮就往牛肉面馆里冲。钱一付,票一撕,对着拉面师傅就喊:“二细!”,拉面师傅再以一口纯正的兰州方言喊上一嗓子:“儿席宜个!(二细一个)”,以至于我后来在全国各地吃牛肉面,吃不到那记忆中的味道时,总是揣测,莫不是拉面师傅没用兰州话回我一句,导致这面没得灵魂?

兰州牛肉面从我离开兰州时,愈发变得好吃。记忆中的汤水,像发酵了一般,浓香醇厚,常使独在异乡的我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被时间一同加了BUFF的,还有那座以前常常经过的中山桥,如今只会在入夜后,在一片金银的白塔山前,寂寞地向我诉说着,一个又一个过去的故事。

有段时间听赵雷的《成都》,我就好奇有没有一首歌来写兰州。搜了一下还真有,歌手名叫低苦艾,歌名叫做《兰州兰州》,歌里唱的也挺真实。

再不见俯仰的少年 格子衬衫衣角扬起

    从此寂寞了的白塔 后山今夜悄悄落雨

    未东去的黄河水 打上了刹那的涟漪

    千里之外的高楼上 你 彻夜未眠

    兰州 总是在清晨里出走

    兰州 夜晚温暖的醉酒

    兰州 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

    兰州 路的尽头是海的入口


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边土地爱的深沉。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浓浓的乡愁,或许是村前的那颗老树,或许是两鬓渐白的老者,也或许就是那一碗看似普通却永生难忘的牛肉面。


相关文章